中咨視界

大力發展循環經濟 助力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
發布日期:2021-11-04 信息來源:中咨研究 訪問次數: 字號:[ ]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經過深思熟慮做出的重大戰略決策,事關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日前,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關于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碳達峰碳中和工作作出系統謀劃和總體部署,是匯聚全黨全國力量完成碳達峰碳中和艱巨任務的綱領性文件。國務院發布《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以下簡稱《方案》),進一步明確了推進碳達峰工作的總體要求、主要目標、重點任務和保障措施。兩份文件的發布,標志著我國碳達峰碳中和工作正式由目標愿景轉向具體行動,展現了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大國擔當。

《意見》和《方案》堅持“全國統籌、節約優先、雙輪驅動、內外暢通、防范風險”原則,提出碳達峰碳中和10方面重點任務,相應部署“碳達峰十大行動”。其中“循環經濟助力降碳行動”明確指出要“抓住資源利用這個源頭,大力發展循環經濟,全面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充分發揮減少資源消耗和降碳的協同作用”,為新時期持續做好循環經濟工作賦予了新使命、指明了新方向、提出了新要求。

一、助力降碳——精準定位大力發展循環經濟的新使命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是我國向世界作出的莊嚴承諾,也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經濟社會系統性變革,絕不是輕輕松松就能實現的。在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意味著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將完成全球最高碳排放強度降幅,用全球歷史上最短的時間實現從碳達峰到碳中和。

受所處發展階段、資源能源稟賦等因素影響,我國要用不到10年的時間實現碳達峰,要比歐美碳達峰過程克服更多挑戰、付出更大努力。首先,我國能源結構偏煤,化石能源消費占比高達85%左右,燃煤發電更是占到全部發電量的62%左右,構建新型電力體系任重道遠。其次,產業結構偏重,我國包括電力在內的工業源碳排放占比高達80%,鋼鐵、化工、建材等傳統高耗能高排放行業低碳轉型壓力較大。再次,科技創新能力偏弱,當前制約我國重點行業、重點領域低碳發展乃至零碳發展的共性關鍵技術尚未取得實質性突破。當前我國仍處于工業化和城鎮化深化發展階段,未來15年是我國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關鍵時期,經濟發展仍需保持合理增速,能源資源需求將剛性增長。在此形勢下,我國要在相對較短的時間內實現碳達峰碳中和,不僅要深化調整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更要加快轉變發展方式,建立健全綠色低碳循環發展經濟體系,走出一條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

《意見》和《方案》立足新發展階段,賦予循環經濟“助力降碳”的新使命,以推進產業園區循環化發展、加強大宗固廢綜合利用、健全資源循環利用體系、推進生活垃圾減量化資源化為重點,發揮資源能源節約和減污降碳協同的關鍵作用。同時,《方案》還把提高廢鋼回收利用水平,提高再生有色金屬產量,鼓勵建材企業使用固廢原料,推動建材循環利用,推動能量梯級利用,加強農作物秸稈資源化利用等發展循環經濟的具體舉措作為支撐工業、建筑領域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實現的重要內容,是堅持系統觀念的生動體現,也是尊重客觀規律的務實之舉。

當前,我國生態文明建設進入了以降碳為重點戰略方向、推動減污降碳協同增效、促進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實現生態環境質量改善由量變到質變的關鍵時期,循環經濟作為一種以資源高效循環利用為核心,以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為原則,以低消耗、低排放、高效率為基本特征,契合可持續發展理念的經濟增長模式,必將在我國碳達峰碳中和歷史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

二、資源高效利用——循環經濟助力降碳的總路徑

人類的發展史是一部資源開發利用史。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就資源利用做出重要指示,指出要樹立節約集約循環利用的資源觀,更加重視資源利用的系統效率,更加重視在資源開發利用過程中減少對生態環境的損害,更加重視資源的再生循環利用,用最少的資源環境代價取得最大的經濟社會效益。今年4月3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體學習時再次強調,“要抓住資源利用這個源頭,推進資源總量管理、科學配置、全面節約、循環利用,全面提高資源利用效率”。

大力發展循環經濟,推動資源節約集約循環利用,通過提高資源利用效率為碳達峰碳中和提供有力支撐,已得到科學驗證、成為普遍共識。根據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發布的《循環經濟助力碳達峰研究報告(1.0版)》,保守測算,僅對比生產環節資源開發利用情況,“十三五”期間,發展循環經濟對我國碳減排的綜合貢獻率達25%,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材料替代,利用粉煤灰等固體廢棄物替代石灰石等碳酸鹽類高載碳原料,可有效降低煅燒環節能耗和石灰石分解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每綜合利用1噸固體廢棄物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0.85噸。二是流程優化,通過回收利用廢鋼鐵、廢鋁、廢塑料等再生資源,縮短工藝流程,有效減少能源和資源消耗,例如,用廢鋼替代天然鐵礦石用于鋼鐵冶煉,每生產1噸鋼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1.6噸。三是燃料替代,利用生物質廢棄物替代化石能源進行發電,則每生產1萬千瓦時電力,可減少生產環節二氧化碳排放約8.1噸。四是能效提升,通過余熱余壓回收利用、產業園區能源等基礎設施共建共享等措施,可大幅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僅2020年我國就回收利用余熱資源約為3.75億噸標準煤,相當于減少碳排放約10億噸。五是產品循環,通過再制造、高質量翻新、延壽等技術手段,大幅削減制造新件帶來的資源能源消耗和碳排放,如再制造產品可較制造新件節材70—80%,減少80%以上的碳排放。

近年來,包括聯合國在內的國際組織和世界主要發達經濟體,都逐漸將發展循環經濟作為應對和減緩氣候變化、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重要方式。日本于2018年提出第四次循環型社會形成推進基本計劃,將物質再生循環作為應對全球變暖的對策之一,并將發展循環經濟作為應對氣候變化的主要路徑。歐盟于2019年提出《歐洲綠色新政》,明確將“推動工業向清潔循環經濟轉型”、“可持續產品”政策作為重要內容,并將資源獲取作為綠色新政的戰略安全問題。2020年,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發展循環經濟對減少資源消耗、減緩氣候變化貢獻巨大。沙特等國在循環經濟理念指導下,提出了碳循環經濟理論,啟動了碳循環經濟國家計劃,并推動在2020年G20利雅得峰會上就加速推進碳循環經濟方法的推廣達成共識,發布了碳循環經濟指南系列研究報告。《意見》和《方案》積極回應國際社會普遍共識,明確循環經濟在碳達峰碳中和中的關鍵地位,在推動國內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的同時,進一步豐富了應對氣候變化國際合作的內容,對于構建國際氣候治理新體系具有積極意義。

三、四個重點——精準把握發展循環經濟的主戰場

循環經濟作為一種新的經濟增長模式,以“減量化、資源化、再利用”為基本原則,內涵十分豐富,涉及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意見》和《方案》堅持系統推進、重點突破的工作原則,抓住了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明確了循環經濟助力降碳的四個重點領域,為2030年前持續深化發展循環經濟指明了方向。

一是牽住了產業園區這個“牛鼻子”,明確推進產業園區循環化發展。目前,我國共有國家級和省級產業園區約2500家,多數位于環渤海、長三角、珠三角一帶。產業園區是我國重要的工業生產空間和主要布局方式,對全國經濟的貢獻率在30%以上,但同時也產生了全國約31%的碳排放。在推動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進程中,加快推動工業園區的低碳轉型將是重中之重。“十二五”以來,有關部門持續推進園區循環化改造、生態工業園區和綠色園區試點建設,成效逐步顯現,研究數據顯示,已驗收的69個國家循環化改造試點園區,累積減少碳排放約3.5億噸。《意見》和《方案》牽住了“園區”這個“牛鼻子”,明確提出開展碳達峰試點園區建設,以提升資源產出率和循環利用率為目標,通過廢物綜合利用、能量梯級利用、水資源循環利用等措施,推動園區綠色低碳循環發展,有效降低碳排放強度。

二是抓住了大宗固廢這個“老大難”,明確加強大宗固廢綜合利用。大宗固廢是指煤矸石、粉煤灰、尾礦、工業副產石膏、冶煉渣、建筑垃圾和農作物秸稈等七類年產生量在1億噸以上的固體廢物,是我國固廢治理的“老大難”。截至“十三五”末,我國大宗固廢累計堆存量已達600億噸,年新增堆存量近30億噸,環境影響突出,但利用前景廣闊。有研究顯示,利用大宗固廢替代天然礦產資源生產建筑材料,可有效減少天然礦石開采、優化技術工藝流程、提高系統能效水平,節能降碳效果十分顯著。比如,高爐礦渣作為水泥摻和料,與傳統水泥生產過程相比,每生產1噸水泥可節約50%的能源消耗,減少44%的二氧化碳排放。此外,利用大宗固廢生產新型墻材的減碳效果也十分明顯,有關企業每年消納工業副產石膏約2500萬噸,與利用天然資源相比,每年可減少碳排放約400萬噸,碳減排效果顯著。《方案》提出,到2025年,大宗固廢年利用量將達到40億噸左右,到2030年,年利用量可達45億噸左右,將產生較為可觀的碳減排效益。

三是開發好再生資源這個“新礦山”,明確健全資源循環利用體系。在我國工業化和城鎮化過程中,大量退役的廢舊機電設備、電線電纜、通訊工具、汽車、家電、電子產品以及廢料中蘊藏著可循環利用的鋼鐵、有色金屬、貴金屬、塑料、橡膠等資源,被形象地稱為“城市礦產”。完善廢舊物資回收網絡,開發利用“城市礦產”,生產流程較開發利用原生資源大幅縮短,進而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提供有力支撐。根據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發布的《循環經濟助力碳達峰研究報告(1.0版)》,如僅對比生產環節,與利用天然礦石資源相比,每生產1噸再生鋁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14.6噸,每生產1噸再生鉛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1.75噸。《方案》提出到2025年廢鋼鐵等9種主要再生資源循環利用量達4.5億噸,到2030年達5.1億噸,將在有效保障我國資源安全的同時,為碳達峰碳中和工作提供有力支撐。

四是利用好生活垃圾這個“綠能源”,大力推進生活垃圾減量化資源化。隨著城鎮化的快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我國生活垃圾的產生量持續增加,塑料垃圾、餐廚垃圾等成為輿論關注的熱點。生活垃圾的成分以生物質廢棄物為主,屬于碳中性燃料,科學利用后既可以替代一部分化石能源,又能減少生物質自然分解產生的甲烷等溫室氣體逃逸問題。《方案》以推進生活垃圾分類、塑料污染全鏈條治理、廚余垃圾資源化利用等為重點,明確了推進生活垃圾減量化資源化的相關行動和階段性目標,對推進生活垃圾等生物質廢棄物能源化利用具有重要指導意義。

《意見》和《方案》明確提出規范碳排放統計核算、健全法律法規標準、完善經濟政策、健全市場化機制等政策保障措施,支持行業、企業根據自身特點開展碳排放方法學研究;要求推動循環經濟促進法、清潔生產促進法等法規修訂工作;強調建立健全有利于綠色低碳發展的稅收政策體系,大力發展綠色金融工具等有利于循環經濟發展的真招和實招。我們堅信,《意見》和《方案》的頒布實施將為各地區、各領域、各行業深入推進循環經濟,助力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注入強大政策動力、提供科學行動指南。

注:原文載自國家發展改革委微信客戶端。




?
黄色韩国网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