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咨視界

陳子琦 | 高質量發展是關鍵 ——鋼鐵工業與經濟發展的幾點思考
發布日期:2021-11-09 作者:陳子琦 信息來源:中咨研究 訪問次數: 字號:[ ]

高 質 量 發 展 是 關 鍵

 ——鋼鐵工業與經濟發展的幾點思考

陳子琦 

一、對鋼鐵工業的基本認識

從世界范圍看,鋼鐵行業是僅次于石油天然氣的第二大行業,全球鋼鐵行業產值約一萬多億美元。中國擁有世界上唯一門類齊全、結構完整的鋼鐵工業體系,擁有采礦、選礦、燒結(球團)、焦化、煉鐵、煉鋼、軋鋼、金屬制品、炭素、鐵合金輔料等全部流程,以及勘探、設計、施工、科研等機構。鋼鐵工業是國民經濟重要基礎產業,為經濟社會發展和國防建設做出了重要貢獻。同時,也是工業門類中的大行業,具有資源和資本密集、產業關聯度高、經濟社會影響大等特點。2010年前,我國鋼鐵工業增加值約占全國GDP的4%,產值約占全國工業的9%,在全國工業排序中僅次于交通運輸設備制造業和化學工業,近年來排序略有下降,列第四位。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粗鋼產量10.65億噸,這在人類歷史上是空前的,占世界粗鋼產量的56.7%。

從鋼鐵工業基本面看,我國是世界鋼鐵大國,距鋼鐵強國并不遙遠,是全國工業中少數接近國際先進水平的行業。我國有10億噸級的粗鋼消費量,鋼鐵工業有大量先進的鋼鐵生產裝備,重點企業裝備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沿海布局取得明顯進展,擁有世界上30多年來新建的沿海千萬噸級鋼鐵大廠。鋼鐵工業技術進步持續推進,技術經濟指標得到改善,產品檔次質量逐步提高,支撐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部分鋼鐵產品具有較強國際競爭力。此外,在節能減排、環境保護等綠色發展等方面也取得較大進展。

二、關于鋼鐵工業與經濟發展的幾點思考

(一)鋼鐵工業滿足了國民經濟和國防建設需要

2020年,我國消費鋼材高達10億噸級(折粗鋼),約占全世界需求量的56%,其中絕大部分為自主供應,國內鋼材自給率達105.7%,國產鋼材市場占有率達98.6%,進口鋼材市場占有率不足2%。同時,國產鋼材品種質量明顯改善,有力支持了高速鐵路、南水北調、西氣東輸、奧運工程等國家重大工程和重點項目,基本滿足了建筑業、制造業、新興產業發展以及國防建設需要。應該看到,我國這么大的鋼材需求量主要依靠進口是絕對不可能的,沒有哪個國家能夠供應。

圖1 1980-2020年中國與世界粗鋼產量及其占比

(二)紅色是中國鋼鐵發展的主旋律

鋼鐵,兵之利器,國之脊梁。鋼鐵強,則國強。鋼鐵大國和強國,是中國共產黨的領袖們從戰火紛飛的硝煙中一路走來的夢想。共和國誕生之初,重中之重是恢復鞍鋼,支撐脆弱的國民經濟發展,支持抗美援朝戰爭。上世紀50年代末,一場轟轟烈烈的以“超英趕美”為目標的“大煉鋼鐵運動”,在當今看來,雖激進且不甚科學,但卻從另一個方面印證了舉國上下發展鋼鐵工業、增強綜合國力的堅強決心和曲折不易。改革開放以來,在黨的領導下,鋼鐵工業發奮圖強,通過寶鋼建設促進了鋼鐵技術長足進步,一大批現代化的高爐、轉爐、連軋機等先進裝備如雨后春筍般涌現,鋼鐵工業得到了飛速發展,成為世界第一產鋼大國,正在邁向世界鋼鐵強國。鋼鐵工業成為支撐國民經濟發展和制造大國地位的重要基礎。

紅色是鋼鐵工業發展的主旋律,火紅的年代見證了鋼鐵的報國初心使命。長期以來,鋼鐵工業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關注。毛主席提出了“鞍鋼憲法”“鋼鐵元帥”“以鋼為綱”。鄧小平同志提出了“歷史將證明,建設寶鋼是正確的”,今天寶鋼已成為我國乃至世界鋼鐵龍頭企業,驗證了小平同志預言的正確性。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視察馬鋼、太鋼等鋼鐵企業。鋼鐵工業產生了無數英模,孟泰、雷鋒、馬萬水、郭明義是杰出代表。從紅色鋼鐵企業看,前身是八路軍太行山兵工廠的故縣鐵廠、上世紀50年代恢復建設的鞍鋼、50年代后期建設的包鋼、70年代建設的攀鋼、80年代建設的寶鋼,這些鋼鐵企業的發展壯大,與黨的建設、共和國的建設密不可分,反映出黨在鋼鐵工業發展中發揮了重要基礎性和決定性作用。

鞍鋼集團博物館正廳浮雕墻

鋼鐵工業創造了諸多新興城市,因鋼鐵廠建設而產生和繁榮的城市有馬鞍山、包頭、嘉峪關和攀枝花等。

抗美援朝期間,中國“氣多鋼少”,美國“氣少鋼多”。1950年,中國鋼產量僅61萬噸,美國鋼產量是8745萬噸。斗轉星移、滄海桑田,2020年,中國鋼產量是10.65億噸,美國僅7270萬噸,中國是美國的14.5倍!

(三)需求是中國鋼鐵發展的主引擎

中國鋼鐵工業快速發展的優勢,既不是資源優勢,也不是人工成本低優勢。我國鐵礦資源數量不足、品質不佳,人均鐵礦資源量只相當于世界平均水平的25%,并且基本都是貧礦,資源稟賦差,完全談不上優勢,甚至是劣勢。關于勞動力成本,過去雖人員工資低,但勞動生產率低、用工多,整體上人工成本低的優勢并不明顯;現在雖勞動生產率提高、用工減少,但人員工資大幅增長。因此,總體上我國鋼鐵工業人工成本優勢并不大。那么,什么是中國鋼鐵工業發展的優勢?是需求,而且是海量的市場需求。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經濟快速發展,加之增長方式偏于粗放,對鋼材的需求量越來越大,粗鋼表觀消費量連續跨越大臺階,1996年、2002年、2009年、2020年分別突破1億噸、2億噸、5億噸、10億噸,這在世界歷史上絕無僅有,其他國家和地區粗鋼表觀消費量達到1億噸左右的也只有美國、日本、前蘇聯,距2億噸還有很大差距,更不要說10億噸。這種海量的市場需求,直接拉動鋼鐵工業快速發展,2020年粗鋼產量超過10億噸。因此,需求是中國鋼鐵工業發展的主引擎,我國經濟蓬勃發展造就了世界產鋼第一大國的輝煌。

(四)需求拉動也導致鋼鐵產能過剩和結構不合理

需求拉動我國鋼鐵工業快速發展,但成也需求、敗也需求,需求拉動也導致鋼鐵工業發展以數量為主,增長方式粗放,產能過快增長,出現了產能過剩和結構不合理。鋼鐵產能已超過12.5億噸,過剩已是不爭的事實。結構不合理主要表現在:一是產品結構不合理,同質化競爭較為嚴重,質量一致性不高,少數關鍵品種仍不能全面滿足需要。二是產業集中度低,有冶煉的企業多達400多家,前五位CR5、前十位CR10所占比重明顯偏低,是典型的大行業、小企業。三是工藝結構不合理,裝備上先進、一般和落后水平并存,尚未全面實現大型化、智能化。雖然導致產能過剩和結構不合理的原因也有鋼鐵工業自身創新能力不強等因素,不能全部歸咎于需求拉動,但在長期以來數量效益大于品種質量效益的現實情況下,需求拉動的確是鋼鐵工業粗放增長的重要原因。這種狀況至今尚未根本轉變,由于應對新冠疫情沖擊等影響,我國經濟發展對鋼材的需求仍在增長,拉動鋼產量上升,2021年上半年粗鋼產量高達5.63億噸,同比增長11.8%,按此水平測算,2021年粗鋼產量將突破11億噸。下半年,為抑制鋼鐵產量過快增長,工信部采取了較為嚴格的限產措施,粗鋼產量增速減緩,但2021年粗鋼產量能否控制在11億噸以內,仍不確定。從另一方面看,這種用行政手段限制鋼鐵產量的做法值得商榷。鋼鐵工業是基礎產業,鋼材是基礎材料,其需求和產量取決于國民經濟發展速度和質量,在鋼材需求數量和結構未產生大的變化情況下,通過行政手段限制鋼鐵產量,出發點是好的,但其有效性存在疑問。實際上,轉變鋼鐵工業粗放增長方式的最佳手段是鋼材需求變化,通過國民經濟各行業實施高質量發展,降低對鋼材數量需求,提高對鋼材品種質量和性能的要求,這將帶動鋼鐵工業走高質量發展之路。

(五)鋼鐵是國民經濟發展的計數器和晴雨表

鋼鐵工業是為國民經濟發展提供原材料的,鋼材既不能吃、也不宜長期儲存,產出后就要用于消費。中國到底需要多少鋼?這個問題鋼鐵工業回答不了,經濟發展方式、速度和質量才能決定需要多少鋼。另一方面,鋼材消費數量和結構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經濟發展速度和質量,是國民經濟發展的計數器和晴雨表,與發電量、交通運輸量異曲同工。高質量發展是定盤星,高質量發展愈深化,單位GDP鋼材消耗量愈低,當然,鋼材品質需要提升。因此,中國鋼材需求量何時達到峰值、出現拐點,是由國民經濟發展速度和高質量發展深化程度來決定的。

鋼材消費結構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經濟結構和發展質量。例如,建筑用鋼比例上升,反映了固定資產投資增長較快,即經濟增長對投資拉動的依賴較大,換言之,拉動經濟增長的“三駕馬車”中,投資貢獻最大。目前,建筑用鋼和機械用鋼在鋼材消費中高居前兩位,建筑用鋼占比約58%,機械用鋼占比接近20%。這反映出,一是固定資產投資規模較大;二是制造業占據重要地位;三是經濟發展質量還不夠高,各行業還在大量應用低端大路貨鋼材,對高質量、高性能鋼材的應用還不夠,導致消耗了過多鋼材。

(六)鋼鐵布局基本符合“胡煥庸線”的分布規律

通過對鋼鐵產能分布進行數據分析發現,我國鋼鐵工業布局基本符合“胡煥庸線”(也稱璦琿-騰沖線)的人口地理學分布規律,即璦琿-騰沖線的東南部鋼鐵產能占絕大多數,線的西北部只占少部分(近20年來基本維持在6%左右)。這說明,我國東西部地區鋼鐵產能分布與自然環境、人口分布、城鎮化水平密切相關。在人類發展歷史進程中,有些自然規律是很難逾越的,總體上需要順應自然。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我國西部大開發尚未完全到位,需要持續深入推進。

圖2 中國鋼鐵工業布局

(七)鋼鐵工業必須實施高質量發展

長期以來,鋼鐵工業快速發展,工業產值和增加值、上繳稅收、人均產鋼、人均工資等均有較大幅度提高。但應看到,這種以數量為主的增長方式已逐漸觸及天花板,不可持續。我國年產鋼已占世界的57%,即使全世界的鋼全部由中國生產,數量上增長空間也只有43%,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因此,從數量看鋼鐵工業已幾乎沒有發展空間,僅靠數量沒有辦法實現翻番以上的增長,無法完成我國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雖然數量空間有限,但高質量發展的空間無限。我國新興產業發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以及綠色發展和“雙碳”目標等,都對鋼鐵工業高質量發展提出了新要求。滿足這些新要求,既能夠支撐國民經濟高質量發展、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也能夠拓寬鋼鐵工業自身的發展空間和需要。因此,鋼鐵工業必須增強自主創新能力等發展的內生動力,解決質量一致性和可靠性不足等問題,發展超級高鐵用鋼、新能源用鋼、大飛機用鋼、綠色抗震建筑用鋼、超高強度鋼等新材料、新產品,發展低碳冶金等新工藝、新技術,創造新的增長空間,實施高質量發展。

(八)鋼鐵工業“兩高一資”提法不全面

鋼鐵工業“兩高一資”的提法有其片面性,僅憑鋼鐵生產的“高耗能、高污染和資源性”特點就將其定性為“兩高一資”行業,不夠全面,且有失偏頗。實際上,鋼鐵材料在其全壽命期具有節能降耗、減少污染、循環利用的特點,雖生產過程有“兩高一資”屬性,但在使用過程中因其可循環利用,也有節能減排的有利一面。而生產高強汽車板等高性能鋼材有利于用戶降低燃料消耗、減少污染物排放,有利于全社會節能減排。同時,鋼鐵生產技術已取得進步,在節能減排、實施超低排放等方面也取得較大進展,正在逐步實現節能高效和綠色清潔生產。因此,有必要全面看待鋼鐵工業,既看到其“兩高一資”特點,也要看到其為國民經濟建設和全社會綠色發展做出的貢獻。

(九)缺乏進口鐵礦石話語權的根源是賣方壟斷

我國鐵礦資源儲量(按含鐵量計)僅占世界的9%,無法滿足占世界57%的粗鋼產量的需求,大量使用海外鐵礦石是長期戰略。據海關總署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鐵礦石進口量為11.7億噸,對外依存度高達80%以上。從2002年到2008年,進口鐵礦石漲價500%,使得我國鋼鐵行業多支付一萬多億元。從2019年到2020年,進口鐵礦石漲價43%,鋼鐵行業多支付2200多億元。2021年上半年,進口鐵礦石價格曾突破200美元/噸,創歷史高位,下半年有所回落。我國進口鐵礦石占全世界貿易量的70%以上,卻嚴重缺乏定價話語權,這主要是國際鐵礦石貿易由四大礦業巨頭(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FMG)壟斷造成的,四大礦業巨頭占國際鐵礦石貿易量的70%左右,屬高度壟斷。與購買供過于求的大白菜、電視機等商品不同,鐵礦石在賣方高度壟斷情況下,買的越多越貴、越沒有話語權,這是經濟規律。試想,在當前汽車芯片供不應求、汽車制造企業被迫減產的情況下,是購買汽車芯片越多越有話語權嗎?當然不是。汽車芯片短缺主要是受新冠疫情等影響產量不足以及消費電子擠占產能等原因所致;鐵礦石不是世界鐵礦資源和產能不足,而是在四大礦業巨頭壟斷下形成供需緊平衡。

我國缺乏進口鐵礦石定價話語權,除賣方壟斷外,也與鐵礦資源控制力不足、權益礦比例過低、進口來源高度集中有關。2020年,我國權益礦占進口礦比例僅8%左右(日本高達60%以上),對境外鐵礦資源控制力明顯不足,且進口量80%以上來自澳大利亞、巴西兩個國家,資源保障風險凸顯,產業鏈供應鏈安全形勢嚴峻。

應對挑戰、降低風險、打破壟斷的根本措施是減少進口量和增加權益礦。我國要采取降低鋼鐵產量、多使用廢鋼、加大國內資源開發力度等措施減少進口量,但在國內資源不足且鋼材需求處于高位情況下,這是遠遠不夠的。必須加大海外資源開發力度,這是必由之路。同時,也要看到開發海外礦產資源難度很大。一是沒有現成的好項目,發達國家上百年來幾乎已將世界探明的優質資源瓜分殆盡,留給我國企業的,只有勘探程度低、資源條件不佳、投資規模大、回報周期長、基礎設施落后,以及風險大的項目。二是國際競爭愈演愈烈。三是我國企業普遍存在國際化水平不高、不熟悉所在國情況等問題,導致水土不服甚至項目失敗,近20年來,我國海外投資鐵礦項目有一半以上處于長期未開工、未建成等停滯狀態。難度大決定了海外資源開發的艱巨性和長期性。在國家層面,要持續支持各類企業到海外開發資源。在企業和項目層面,要穩扎穩打,按客觀規律辦事,切忌操之過急或淺嘗輒止。

(十)鋼鐵工業是實現“雙碳”目標的重點和難點

在鋼鐵生產工藝流程中,利用廢鋼的短流程(電爐流程)二氧化碳排放量僅為利用鐵礦石的長流程(高爐-轉爐流程)的三分之一,從減少碳排放角度,多采用短流程是有利的。但由于我國鋼材蓄積不夠、廢鋼資源不足,決定了鋼鐵工業以長流程為主(約占90%)、短流程為輔(約占10%)的現實情況,明顯低于世界平均短流程占比29%,與歐盟、美國短流程占比41%、70%差別更大。雖然我國今后短流程占比將會逐步增加,但預計以長流程為主的局面仍將維持相當長一段時間,這使得我國鋼鐵單位產品二氧化碳排放量明顯高于西方發達國家,減碳任務更加艱巨。目前,我國鋼鐵工業單位產品二氧化碳排放量約1.9噸CO2/噸鋼,二氧化碳排放總量及占全國的比重都很大,僅次于電力行業。在3060“雙碳”目標下,鋼鐵工業面臨的壓力巨大,是實現目標的重點和難點。

鋼鐵工業自身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途徑,一是加大節能降耗力度,這是基礎措施;二是積極應用短流程以及二氧化碳循環利用技術,應用短流程代替長流程,以及收集石灰窯尾氣中的二氧化碳用于轉爐底吹等,這是改進措施;三是積極研發應用低碳冶金技術,例如氫冶金技術等,這是技術措施。

上述鋼鐵工業減碳措施是有效的,但也是有限度的,例如氫冶金技術研發和推廣應用,除鋼鐵冶金技術本身需要突破外,還需要實現氫的大規模經濟可獲得,僅靠鋼鐵工業是不夠的,還需要其他行業技術協同突破。

鑒于鋼鐵工業巨大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鋼材消費量大的態勢不改變,僅靠鋼鐵工業自身減碳,實現“雙碳”目標的難度很大。減少全社會鋼材消費量是最有效的減碳手段,根本措施是國民經濟各行業實施高質量發展,應用高質量、高性能鋼材代替普通低端鋼材,降低鋼材消費強度,實現減量化。

注:文中圖片來源于網絡。




?
黄色韩国网站大全